转身更坚强!有些过往就像伤痕结痂 再怎幺抠也不会流血 文/少女凯伦 每当我碰上挫折的时候,会很难过又不知道该怎幺办,如果眼泪忍得住,我就会尽量忍,但如果忍不住,我就会哭很久,有时可能长达半天,过了一段时间想起来,都会这样。 好比前几年,有一段「自作多情」,至今想起来仍觉得荒谬,但处于当下的「幻想」会觉得付出再多,对方都一定可以理解,或许我们都曾这样做过,拿着自以为对方喜欢的食物,找好对方的课表,到大楼外面等待下课,以为是贴心,但对对方而言其实是一种负担。 或者,以为对方三天两头找你聊天,回讯息很快,常常跟你嘴来嘴去「言语关心」,就以为这样是有好感的表现,但对方迟迟没再进一步,反而自己先开口说出心声,却又被一句「我觉得你很好,但是她更好」的荒唐言论,给回绝,对方甚至讲完更不知道,已经惹怒自己。 除了感情之外,人生是由很多不同的情感,交织成自己的生命片刻,就好比「被讨厌的勇气」裏头,不断阐述一个概念「所有的问题都来自于人际关係」,三年多前接触这本书,咀嚼一番仍觉得深奥,「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的」,这句话想讲的是,一个人选择生气,并不是真的生气,可能是想表现「自己有权力」、「高高在上」可以对别人乱发脾气,或者想掩饰「出糗」、「丢脸」的行径,反而选择转换成为生气、愤怒的情绪去责骂别人。 遭到指责的一方,当然会相当受挫,因为彼此对于一件事情的认知,与发生过程,了解的程度不同,甚至对对方的个性与做事方式都相当陌生,却总是会有人,用自己的想法去解读同一件事情。 举个例来说,从事媒体业我们都会碰到大事件,需要做不同角度的报导,前几年有一篇当事人的发文特别长,约莫有五千多字,裏头阐述了包含女儿过世、急救、医疗及霸凌等不同角度的观点,因为我发出新闻的时间比较晚,也是第一篇新闻,因此「自认好心」跟同事做交接,把我还没有写进去的方向,整理出来,让大家「参考」,但过不到十分钟,我就收到一位「前辈」的指教,他说「你这样会让别人觉得,要照着你的方向去写」,虽然我解释我是只是帮大家整理交接一下,但她还是说这个举动是「多管闲事」,如果要写的人,应该要自己把文章看完。 当下我很慌张,所以把交接文章删掉了,但后来想想,就算我打出这些角度,别人还是可以选择看完全文,再去依照他的想法写,但是就有些人会刻意扭曲原意,只觉得这样的行为,是想要「侵犯上位」,无疑就是担心自己的权力受到摇动。 那一段时间,我觉得自己做什幺都不对,想要好好表现,又担心让人家误会,想要多做一些事情,又觉得别人又要说闲话,更出现一种「反正你就是想让我知道,我永远赢不了你」的放弃心态。因此每天当我睁开眼,我就一直哭,一直哭,躲在棉被里不出房门、不吃午餐,过得浑浑噩噩,瘫在床上滑手机,直到快要上班之前,才愿意起身打理自己,去面对那些令人烦闷的所有事情。 「所有的问题,都来自人际关係」,当时还年轻,不懂得表达自己,更误信有些同事说,最好不要把事情讲开,因此就算受到再多不公平对待,都从来没有告诉长官或者比较友好的同事,让大家觉得怎幺个性越来越阴郁,后来换了环境、过了几年,才发现这些过去遇过的伤痛与伤害,已经成为了滋养我的肥料。 好前辈这幺说「有些过往就像伤痕结痂,再怎幺抠也不会流血」,这件事情,我至今已没这幺在意,因为当我持续突破自己的时候,对方仍停留原地追随他者,因为当我尝试改变自己、逼迫成长的同时,对方仍汲汲营营、蝇头小利,相较起来,当时那些自认被伤害的时刻,都是自己的一种「重新组合」,让冲突、冲击打自己打碎再拼接,让自己有空间去成长、去改变。 因为一个人对你的不了解,不代表全世界对你不谅解,曾听过一句话是这幺说的「别人尊重你,是因为别人优秀」,当听到那些讽刺言语,或是遇见试图人身攻击,却要假装自己没有的人,甚至片面认为你是自私又无理的人时,当下选择尊重选择退让与解释,不愿意正面冲突,是因为我们懂得给对方留余地,而不代表对方就是是对的。 少女凯伦/专栏作家 有人说我是「社会观察家」,我一直觉得,每一个人、事、物的努力 都值得获得掌声,从小,我就生活在与多人互动的环境里,观察力特别突出,更注意每个人生活周遭小事物,试图用文字、影片勾勒出动人、趣味故事,现代人也许不爱文字,但我寻找爱文字的你。看更多请到粉丝团少女凯伦,或网站 http://karenyang.org/